<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你是暗夜里的光

    2020-04-07 17:47:19 讀者 2020年7期

    陶勇

    上帝之手〔法〕奧古斯特·羅丹1898—1902大理石雕塑

    17年前,“非典”的陰影籠罩北京時,我在北京大學人民醫院接受了長達兩周的隔離。和我一起被隔離的有一個剛考上研究生的女孩,她因1型糖尿病眼底發生了嚴重的病變,視力只有0.1,讀書看字非常吃力。

    我問她:“你現在是這種情況,為什么還要堅持上學?”她說:“因為我在讀書的時候,會忘了我的眼睛不好。”

    10年前,我們眼科病房來了一個農村小男孩,名叫天賜。他爸爸說,這個孩子是上天賜給他們全家最好的禮物。可是,小男孩的雙眼長了惡性腫瘤,晚期,而家里一貧如洗。

    媽媽離開了他,但爸爸沒有。于是,白天,他在我們醫院接受化療;晚上,父子倆在北京西站賣報紙。

    有一天,我聽到和他同病房的小孩問他:“你家在哪兒?”他晃著頭發掉光了的大腦袋,說:“我沒有家,我爸在哪兒,哪兒就是我的家。”

    作為醫生,我除了每天見證病痛帶給人們的苦難,同時也不斷見證著患者戰勝苦難的勇氣和堅強。

    我們的世界有形形色色的苦難,病痛是其中一種,它是我們生活中重要的一部分。上天從來不吝于雪上加霜,也從來未曾對深陷苦難的人,表現出一絲一毫的憐憫。

    可是,沒有苦難,便沒有詩歌。

    我尊重那些即使明知自己身患重疾,但仍然懷揣夢想、不斷奮斗進取的人;我尊重那些雖然家境貧寒,甚至一貧如洗,卻仍然堅持勞動、不放棄治療的人。

    我尊重那些被孤立、被誤解、被傷害,遍體鱗傷但仍心無恨意、笑對人生的人;我也尊重那些用幽默填充身體的殘缺,用熱情點燃生命之火的人。

    (子 野摘自微信公眾號“為你讀詩”)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