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你是傳奇

    2020-04-24 09:20:54 北京文學 2020年4期

    石鐘山

    大概上小學二三年級時,我認識了大院通信連一個姐姐,叫什么忘了,姓李。每天我們下午三四點鐘放學,都會看到通信連的士兵在訓練,男兵女兵在一起,練習徒手爬電線桿。爬桿是通信兵必備的技能之一,正常爬桿,腳上會套上兩只腳扣子,腰上和線桿之間還要有保險帶,這種訓練并不稀奇。徒手爬桿才是一絕。手攀在線桿上,雙腳就像壁虎似的緊緊吸附在線桿上,手腳并用,像壁虎又像猿猴,身子靈巧,姿態和諧。有幾個男兵掌握這種技巧,女兵中唯有這位李姓姐姐的技能不輸給男兵,我們給她起了個外號:假小子。

    假小子梳短發,臉孔和男兵一樣黑紅著,她的身子靈巧,臂力驚人,每次她表演完徒手爬線桿,基本上就沒有男兵再表演了。連長在一旁掐著秒表,給每位攀爬的士兵計時,假小子往往總是用時最短的那一個。她爬完,又從線桿上猿猴一樣溜下來,就會引來女兵扯破嗓子的叫好聲。男兵則汗顏地低下頭,無地自容的樣子。

    有一段時間,我們每天放學都能看到這樣的場景。假小子便成了我們心中的傳奇式人物。我們因此記住了這位李姓姐姐。在女兵中她長得不算好看,但她身上有一股其他女兵沒有的勁,我們就喜歡她的樣子。有時我們路過操場,即便不再爬桿訓練,在隊列里我們也會一眼認出假小子。后來,假小子在一次軍區比武中得了個第一名,我們看到假小子戴著大紅花的照片張貼在報欄的顯眼位置上。她沖我們微笑著,在那個不愛紅妝愛武裝的年代里,假小子就是我們心目中的女神。

    又不久,假小子提干了,她穿上了四個兜的干部服了,偶爾還會看到她穿皮鞋。這都是干部的標志,但她風風火火的樣子一點也沒變。

    又過了大約一兩年的時間,我們聽說假小子受了處分,被調到下面部隊去了。原因是她愛上了軍務科的一位參謀。那位參謀后來我們見過,臉孔白凈,身材修長。據說是假小子用酒瓶把參謀的頭給爆了。我們看到這個參謀時,他頭上果然纏著紗布,一只眼睛還被紗布擋上了。

    后來我們又得知了一些細節,是假小子喜歡上了這個參謀,參謀不喜歡她,兩人不知怎么就發生了爭執,最后就讓假小子給打了。這種事在軍區大院來說是小事一樁,刮一陣風,很快就過去了,但在我們心中卻是一場龍卷風。假小子的故事我們議論了好幾年。一直到我們上初中,才漸漸沒人再提。但卻在我心中留下了一粒種子,回想年少的生活時,總能想起這位李姓的姐姐,不知她以后又找到了什么樣的男人嫁了,日子過得好不好……

    若干年之后,這位姐姐點燃了我內心某個角落,便有了《二姐的燃情歲月》這篇小說。如果從年齡推算的話,這位姐姐應該有六十多歲了,早就當奶奶了。她還是那么風風火火么?她還會想起那段燦爛如花的青春歲月么?

    責任編輯 張 哲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