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阿里健康謀局

    2020-04-29 08:20:28 21世紀商業評論 2020年4期

    韓璐

    “抗疫”高潮過后,阿里健康突發人事變動。

    3月15日,朱順炎獲任成為CEO、執行董事兼董事會主席。官方稱,此舉為面向未來的創新加強組織保障和投入,助力加速全社會醫療健康領域的數字化“新基建”。

    49歲的朱順炎于2014年6月隨UC進入阿里,先后任阿里媽媽事業部總裁、UC瀏覽器總裁、大文娛新媒體業務總裁等職,在阿里的上一個職位為“創新業務事業群總裁”,統轄UC、阿里音樂、阿里文學以及天貓精靈等業務,在領導創新業務方面經驗豐富。

    這是阿里健康火線“抗疫”后的一項重要調整。

    過去50天,為控制新冠肺炎疫情,湖北多地封城,城際交通被切斷,大部分定點醫院關閉了日常科室。湖北慢性病人超過1300萬,糖尿病患者、慢阻肺的老人、癲癇兒童、躁郁癥患者、肝移植手術病人……許多病患面臨短暫的斷藥危機。

    線下鏈路出現阻隔,互聯網醫療和健康服務成為生力軍。阿里健康的表現也非常搶眼,上線遠程復診、線上開方、慢病找藥等服務。

    一個技術驅動的線上醫療世界,為患者探出生路,也為阿里健康創造了想象空間。疫情期間,這家年入不到百億元人民幣的公司,股價一度上漲60%,市值高達250 億美元。

    在阿里巴巴體系內,這個大健康領域的“旗艦平臺”一直是個低調的存在,自2014年收購更名以來,由于專注醫療領域,業務龐雜(涉及追溯、互聯網醫療、醫藥電商、消費醫療、智慧醫療五大業務板塊),加之不事聲張,外界對其關注相當有限,雖然其運營的天貓醫藥館年GMV約600億元,年活躍消費者已超過1.3億,理論上,平均每10個國人中就有1名其用戶。

    《21CBR》記者獨家專訪阿里健康資深副總裁、醫藥事業部負責人汪強,回顧過去50天,阿里健康如何“戰疫”,從各種利益伙伴的合縱連橫,也可管窺阿里在健康領域長達6年的謀篇布局。

    汪強說,健康領域不能用傳統電商的玩法,而阿里健康也不是一個“醫療服務或醫藥交易的平臺”。

    值得注意的是,阿里系近年來加速整合健康業務,并不斷做實阿里健康這一平臺。

    2017年開始,天貓醫藥館全類目業務、醫療器械及保健用品等電商業務相繼注入阿里健康;今年2月,又宣布以80.75億港元向其出售天貓平臺的三項業務,涉及藥品(OTC藥品、處方藥)、醫療器械、成人用品、保健用品等品類。

    可以預計,換帥之后,阿里健康的創新步伐或將提速,而這顆6年前布下的“閑棋冷子”,在新冠肺炎疫情過后,也可能會加速回歸阿里棋局的中心地帶。

    強化疫情服務

    我們的業務中心在杭州和北京,不是焦點疫區,疫情暴發前,觀察到中國疾控中心幾次派專家組去往武漢,且基于長期的敏感性,團隊感覺到事情不簡單。

    除夕前,阿里健康就著手搭建針對疫情地區的服務,既有防疫物資,包括消毒產品、口罩手套、防護服的采購與調配,快速補給相關藥品的庫存。

    考慮到物流體系無法快速響應,調動了菜鳥等許多生態資源。在干線物流上,聯合合作伙伴“九州通”,搭建應急行動小組;末端物流則借助順豐。

    我們強化了疫情服務,武漢“封城”第二天,我們在手機淘寶和支付寶上線“義診平臺”,多端口露出,為湖北患者提供免費問診服務,召回休息的互聯網醫生,上千人回崗在線接診。

    半個月內,累計在線問診量超過104萬人次,特別針對武漢地區的義診,醫生人均日接診量100人以上,呼吸科部分醫生人均日接診量在200人以上,部分發熱癥狀用戶前來咨詢。這兩天,服務海外僑胞的在線醫療咨詢專區也已開通,上百個中國駐外使領館推薦使用。

    作為互聯網醫院,我們能提供的診療服務是有限的,一定程度體現在緩解情緒問題上,來咨詢的,內心焦慮的比例非常高。

    我們的基本認知是,疫情前貢獻能力,不要添亂,有癥狀的患者,更多引導他們進行檢測和診斷。

    我們擔心的是,中國的3億慢病患者,需要周期性診療與復診,很可能因疫情無法出門,藥物受限于物流也會出現供給問題。

    事實的確如此,多地疫情防控措施升級,慢病患者配藥難問題出現,后臺開始收到大量留言和求助信息:

    “老婆有慢性乙肝,目前在老家湖北黃岡,疫情嚴重,到處封路,買不到藥,快要斷藥了,很著急!”“其他藥品已經買到了,就缺這個瑞格列奈片,請求幫助購買,已經斷藥了,急需!”……

    新冠肺炎疫情的冰山之下,有更多吶喊求助的慢性病患者。2月第一周,我們上線了“買藥不出門”平臺,專門服務慢病患者,采用線上問診開方、藥品配送到家的互聯網就醫方式。

    但是,事情遠比我們預想的復雜。

    構建援藥聯盟

    按照衛健委《互聯網診療管理試行辦法》規定,我們可以“復診復開方”。常態下,由互聯網醫生進行復診、開具電子處方、通知藥房配送,B2B2C方式就能將送到患者手上。突發疫情下,商家也沒有預判到要額外儲備慢病藥,出現了區域性斷供。

    2月的第二周,又緊急上線“湖北地區缺藥登記”平臺,幫助即將斷藥的慢病患者和家屬尋找緊缺藥品資源,全國商家線上線下接力,將藥品一件件送往湖北的慢病患者。

    “缺藥登記”上線數天,登記信息成千上萬,急需的用戶遍布湖北全境,且大多來自鄉鎮,其中,慢病用藥的需求占比高達87%。

    慢病人群規模基數大,畏懼醫院就診的交叉感染風險,一旦停藥,又可能引發各種斷藥反應。若這個人群大規模缺藥,易導致新冠肺炎疫情的次生危害。

    從后臺信息中,我們收集具體病癥、平時服用藥品名稱、存貨數量,倒推不同疾病用藥的緊急程度,排出一個優先級排序。

    其中,前7位藥品需求最大的慢病是糖尿病、高血壓、冠心病、慢乙肝、哮喘、慢阻肺、癲癇,其用藥需求占比達總需求的62%。

    接下來,我們統計湖北區域商家藥品庫存和供給情況,匹配不同病癥和藥物,定位患者所在位置,結合各地管控措施,再想應急辦法把藥送到。

    其間,我們聯合了上游慢病藥企、干線醫藥物流公司及合作的O2O藥房商家,大體協同了5個利益相關方:

    1.聯動超過50家全球藥企,保障藥品供給和藥價穩定;2.組織全國商家“援馳湖北找藥聯盟”,征集緊缺藥品;3.合作菜鳥、順豐、九州通等物流伙伴,開辟藥品運送通道;4.建立在線問診服務平臺,由合作醫生在線提供慢病管理服務;5.征集湖北生命接力志愿者,打通送藥“最后一公里”。

    2月13-16日4天,我們自行解決了半數以上登記用戶的藥品需求。一部分用戶在隔離地區,比如孝感、黃岡、荊州、天門、咸寧、仙桃等地,無法獲取,2月17日又發布倡議書,呼吁醫藥生產流通企業加入“湖北應援群”。

    湖北城際交通切斷,很多小區實行封閉式管理。常規的物流安排,出倉后進入到城市的物流集散點,再通過末端物流送到終端用戶,但疫情之下,鏈路斷了。

    我們與各地政府溝通,改為出倉后由自己的“店小二”用平時菜鳥的卡車,一家家直接送達用戶。我們店小二和商家幾乎全天在線。

    不過,依舊有很多無法克服的困難,不少缺藥患者,只能眼巴巴等著,藥品就是過不去,還有一些罕見病或者癌癥用藥,需要專業冷鏈,無法處理;特別下沉在鄉鎮需要化療的患者,有的定期要跨城治療,被困在湖北當地,失去診療的機會。

    我們估算過,湖北區域慢病患者大概有1300萬,我們無法真正服務到全部患者,只能說盡了全力。從我個人角度,無能為力的感覺非常難受。

    打有準備的仗

    整個假期,我起得比上班早。每天一醒來,會先過下當天工作,隨時準備處理緊急或者突發情況。疫情期間,公司每天都有管理日會,復盤當天工作,整理第二天要解決的問題。

    上線的抗疫服務,基本是過往數年的積累,印證一詞“厚積薄發”。

    外界原本看阿里健康,以為是天貓上做醫藥電商,靠賣藥實現增長,如果只圍繞醫藥交易,現在就是另外一個結果。

    只有技術架構、業務體系、供應鏈甚至醫療安全各方面,做好大量基礎工作,才能在疫情的極端情況下,有條不紊地迅速搭建應急機制。

    我們是打了有準備的仗。

    我們日常與用戶、監管機構、上下游企業等,保持著良好的溝通,所以很快可以識別各方需求,確保不添亂,且在高強度運轉時確保有效率地產出。

    坦白說,阿里健康也有不足之處,我們的藥品分急用藥和常用藥,借助阿里的O2O體系,在平常提供30分鐘急用藥送達服務;常用藥則以B2C醫藥電商模式,做到當天或者次日達。疫情恰逢春節,1月20日到1月底期間,物流不暢,這是讓人非常焦灼的。

    事實上,健康領域不能用傳統電商的玩法,以為擁有一個集中流量入口,即可形成交易,而是會產生不少創新模式,最關鍵的是專業、專注和用戶價值。

    健康領域的專業門檻很高,如果一知半解,帶著過往成功經驗貿然去做,會很危險;互聯網醫療也不是一個機會型行業,可能要做好5-10年堅定投入的準備;在用戶價值上,一定要明白用戶到底需求什么、方案是否真正有效,而用戶價值往往不能馬上帶來商業價值,取舍不容易。

    我個人不希望將阿里健康單獨定義為醫療服務或醫藥交易平臺。如果分割看,我們就變成一個機會型公司,哪里有熱點或者商業機會,就猛扎進去。

    我們更多的是梳理清楚健康行業的痛點,做整體布局,這區別于垂直類互聯網醫療企業,阿里健康要做全產業鏈路的創新者。

    就現有業務而言,醫藥、消費醫療業務會加速進行,連接品牌、醫療機構和消費者。在政策層面,針對線上診療業務、醫保支付、慢病處方藥供給等具體指引在陸續出臺,業務確定性在增強,我們也要進一步提速。

    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只要給用戶帶來價值,這件事就是正確的。這次疫情促使更多用戶認識到互聯網醫療的價值,后續政策導向也會更積極,行業會迎來很大提升空間。

    至于終局,健康領域會有諸多細分機會,即便是嚴肅醫療領域,也會有新業務產生。比如慢病患者的用藥需求、用藥管理;國家帶量采購之后,院外處方藥市場等均會有機會。

    只要外部推動力量能再來更早、動作更快,我們的規劃和響應也會更及時。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