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復星醫藥“抗疫”接力

    2020-04-29 08:20:28 21世紀商業評論 2020年4期

    韓璐

    2020年1月24日大年三十,是復星醫藥總裁兼CEO吳以芳多年來第一次錯過央視春節聯歡晚會。這天一早,復星集團就召集了全球合伙人,正式啟動了全球醫療物資調配計劃,在全球范圍內采購防疫物資支援武漢,復星抗擊新冠肺炎疫情全球戰時指揮部應運而生。

    復星醫藥業務涉及藥品制造與研發、醫療器械、診斷試劑、醫院全產業鏈,團隊覆蓋全球,抗疫重任首當其沖。1月24日當天,復星醫藥就成立了總部疫情防控領導小組和工作小組,隨后各業務板塊第一時間響應,分別成立疫情應對工作小組。

    復星醫療旗艦醫院佛山禪醫、武漢濟和醫院先后成為佛山市與武漢市發熱患者集中救治定點醫院。為了緩解一線人手緊張的問題,復星醫療集團從各成員醫院的感染科、內科、ICU、中西醫結合科等抽調23名精兵強將分赴湖北一線。成員企業博毅雅的瑞典、美國工廠全線加班加點生產醫用呼吸機,輾轉跨境運往湖北。復星北鈴生產的負壓救護車則24小時開工,馳援武漢。

    同時,復星長征研制的新冠病毒核酸檢測試劑盒通過國家藥監局應急審批,同時獲得歐盟CE認證。在疫苗方面,復星醫藥則耗資1.3億美元,獲得了德國生物制藥企業BioNTech的在研新冠疫苗在中國大陸及港澳臺地區的獨家開發和商業化權利。一場多業務線、跨全球維度的抗疫接力,在復星醫藥展開。

    吳以芳說,從1月下旬至今,早例會晚回顧,每一天都是戰時狀態,未曾停歇。緊張忙碌之余,復星醫藥還交付了2019年的成績單,營收285.85億元,同比增長14.72%,歸母凈利潤33.22億元,同比增長22.66%。營收、利潤齊增之下,吳以芳肯定了集團去年的努力,也看到了不足之處。國內疫情逐漸平復,全球又陷入焦灼。不平靜的2020年,在“后抗疫”時期,這家醫藥健康產業集團,將如何應對考驗?

    抗疫一盤棋

    復星醫藥的藥品、診斷試劑、醫療設備、醫院、醫護都參與到抗疫之中。我們最先想到疫情暴發需要藥物,所以在自己管線內尋找相關性高的藥物,嘗試老藥新用,在全球范圍內尋找有潛在作用的新藥,看能不能迅速引進或采購來捐贈。

    旗下子公司與成員公司都全員聚合,復星長征負責核酸檢測試劑盒的研制,北鈴汽車則加緊負壓救護車的生產,博毅雅全球工廠都在為湖北生產呼吸機。疫情里,線上醫療的價值提升了,互聯網、物聯網和5G技術在移動CT、圖像傳輸方面的應用得到了肯定。我們也有組織醫學專家,利用互聯網線上進行義診。

    疫苗方面,疫情開始后,我們就在全球范圍接觸各種疫苗企業,評估研發與生產效率。此次合作疫苗技術路徑是mRNA,目前尚無商業化的mRNA疫苗,全新技術之下,是挑戰,但也是機會。相比滅活、減毒疫苗等傳統疫苗,mRNA疫苗的安全性與后續產能擴展,更有優勢。目前全球有三大核心技術平臺企業:Moderna、CureVac以及我們合作的BioNTech。在2月初,我們就鎖定了合作標的,達成了戰略合作意向。按BioNTech的計劃,4月底會進入全球臨床試驗,中國部分我們在努力推進。目標就是希望通過和BioNTech及其國外合作方,以及國家藥監局一起努力,讓中國mRNA疫苗開發進度跟上國際腳步。

    馳援過程中勢必遇到不少困難,最大的問題之一就是物流,無法運輸到位,幸虧我們不是孤軍作戰,有復星集團的資源可以調動,一刻不耽誤。救援的宗旨就是人命最重要,時間最重要,全球采購、提前墊付、包機運回,所有能盡快抵達湖北的方式,我們都會嘗試。

    其次,醫療資源嚴重擠兌后,公司內部武漢籍員工的健康問題,以及部分成員企業有員工確診后,協調醫療資源也是難題。各類在研產品,在一些節點上加速也有講究,如何安排關鍵階段的開發、生產,都會影響交付時間。這段時間,我們一直在協調多國團隊接力合作,溝通基本保持24小時不間歇,每個人的語速都快了不少,哪怕搶先一分鐘,很多事都會不一樣。

    疫情對每家企業都會產生影響,我們的業務中,呼吸機、救護車、移動CT、診斷試劑目前均處于供不應求狀態,這部分是正向影響。而對醫院、非必需藥品以及醫美的經營銷售上,有一定影響,整體看是相互對沖,只會影響短期業績。長期看,國家之后肯定會加大對于公共衛生體系的投入,對全行業都會是利好。我們要想的,就是接下來如何抓住機會。

    在疫情應對上,我們看到了自己的不足。比如,在應急產品的響應速度上,產品是不是首個獲批,是否第一時間尋找到關鍵合作方,相應團隊與人才是否到位,這些方面還有提高的空間。一場大戰役之下,孰強孰弱一目了然,會切實影響到未來復星醫藥組織的發展與戰略規劃。

    內生與外延

    新冠肺炎疫情再次強調了“創新”的重要性。創新體系催生創新藥物和疫苗的研發效率與質量,在這點上,國內醫藥企業需要全面加強。

    國際制藥巨頭們的每一款知名藥品,背后都是多年的投入和耕耘。中國真正開始藥物研發只是最近20-30年,與歐美藥企相比,沉淀不足。國內研發產品的檔次與量級上,都有差距,想趕超,需要抱著開放學習的心態與持續在創新研發上的投入,這也是復星醫藥在堅持的方向。

    2019年全年,我們研發投入34.63億元,同比增長38.15%,著重投入在小分子創新藥、單克隆抗體生物創新藥及生物類似藥、細胞藥物等方面,一些成果在逐步呈現。

    歷史上,青蒿琥酯是中國的001號新藥。去年,中國第一個生物類似藥復宏漢霖的漢利康,也是從復星醫藥出來的。進入2020年,合營公司復星凱特的益基利侖賽注射液(擬定)(代號FKC876,即抗人CD19 CAR-T細胞注射液)完成用于治療成人復發難治性大B細胞淋巴瘤的中國境內臨床試驗,3月已納入藥品上市注冊優先審評程序。我們希望能夠順利拿到國家的上市批件,成為001號的CAR-T產品。目前,產品商業化團隊基本到位,產品獲批后,我們會盡力給到中國患者一個合適定價,讓更多患者受益。

    從財報看,復星醫藥的核心業務藥品制造與研發保持穩定增長,實現營業收入217.66億元,較2018年增長16.51%。在代謝及消化系統、抗腫瘤、抗感染、中樞神經系統、心血管及血液系統等領域擁有多個優勢產品。全年銷售額過億元的制劑產品增至35個,其中過5億元品種達10個。核心產品非布司他片(優立通)、匹伐他汀鈣片(邦之)和依諾肝素鈉注射液的銷量增長分別為105%、113%和57%。

    創新研發體系上,我們一直強調“開放”,通過內生孵化與外延合作相結合,挖掘內部科學家智慧,利用社會上科學研發創新能力,共同服務中國和世界的患者。只是在不同時期,一些非核心業務會做出優化和調整。比如,去年我們出售了和睦家資產,就是為了強化核心業務——在腫瘤、自體免疫、腎病、肝病等幾個領域的藥物研發。

    圍繞這些業務,會有不同的技術平臺,現在更強調的是PCG技術平臺,P是蛋白藥物,包括單抗、雙抗等技術,C是細胞治療,包括CAR-T的T細胞、神經干細胞,G是基因編輯等最新的基因技術。在這個過程當中,有一些相關技術加入,比如mRNA。

    現在的研發投入,超過三分之二都在創新藥。但仿制藥業務仍然承擔著重要的使命,也是公司一個重要的現金流來源。

    2017年,我們完成了對印度Gland Pharma的收購,就是在補強仿制藥業務。去年Gland Pharma共計15個仿制藥產品獲得美國FDA上市批準,共計2個產品在國內申報進口注冊上市申請,4 個產品申報進口注冊臨床試驗申請。

    我們不會在這一階段放棄仿制藥,也不會什么仿制藥都做,而是更關注高價值、有競爭力的產品,能給公司帶來長遠可發展的盈利業務。其中,一類是有絕對成本優勢的產品。比如現在參與4+7集采競標的產品中,我們參與6個,中了4個。產品的競爭力,完全來自集約化生產的成本優勢,造福老百姓又可以賺錢,而且這些產品還能在全球市場賺錢。另一類就是高門檻和高壁壘、人無我有的產品。像從Gland Pharma引入的注射用右雷佐生,國內目前只有一家藥企在生產。這類產品相對而言,技術門檻高,有競爭力,大有可為。

    理性全球化

    除創新研發之外,我們的國際化也在踏踏實實一步一步往前走。去年,海外收入折合人民幣66.22億元,同比增長12.12%。

    在疫情抗擊中,正是全球化的業務分布,幫助我們從全球組織物資支援中國,現在則是組織國內物資支援全球。例如我們核酸檢測試劑盒獲得國家藥監局的審批,拿到了歐洲的CE認證,已陸續以捐贈或銷售形式出口到韓國、葡萄牙、匈牙利、德國、印度尼西亞等國家。我們希望診斷試劑能支持全球的抗疫。

    另外,博毅雅的呼吸機本身就是全球注冊,現在產能迅速增加,為的就是滿足全球呼吸機需求。根據我們大致估算,全球總共需要至少20萬臺呼吸機,是目前非常短缺的救命設備。

    新冠肺炎疫情暴發后,國與國之間相互依賴實則在加強。的確有一些人或者國家有逆全球化的觀點,要求不再進口國外原料藥,所有藥品本國生產。不論從貿易還是全球發展來看,已經不可能了,未來我們要更理性地看待全球化。

    以供應鏈為例,這段時間全球不管在產品運輸還是制造鏈上,都出現了困難。我們在國內出現疫情的時候就開始防范。制藥方面,尤其是API原料藥,我們主要的原料藥大部分都是自產的,也有進口,但基本上都有兩家以上供應商。有一部分的原料藥從印度進口,也提前與印度方面進行了溝通。甚至考慮到了物流問題,部分向非洲和其他國家的出口供貨,都提前出境。

    我們能感受到,一個國際化的供應鏈生態已經形成,緊急之下,需要有掌局和整合的能力。如果希望得到外部支持,也要打開胸懷支持他人。

    我們內部把全球化戰略分為三個階段:第一階段Global for China,把全球技術優勢和人才引入中國,利用中國市場和動力來發展。第二階段 China for Global,我們有了自己的創新,以此走向世界,參與全球化。第三階段 Global for Global,人才、生產資料、供應鏈、價值鏈等都從全球維度來考慮。復星醫藥正在從第二向第三階段轉化的過程中。

    接下來,我們依舊會堅定執行自己既定的戰略:創新、國際化、整合、智能化。基于當下業務表現,還有需要加強的地方,尤其是新老產品的更替之后需要更系統地規劃。任何大的戰略機遇,前提都是足夠努力,付出心血,做好準備。

    因為疫情,2020年確實有很大的不確定性。全球面臨挑戰的時候,首先確保健康,保證企業的現金流正常,然后將業務盡可能抓到極致,彌補現在受到的影響。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