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燒腦迷”王凱:強情節是我的菜

    2020-04-30 04:17:50 環球時報 2020-04-30

    本報記者 周洋

    “不管是皇帝還是警察,歸根到底都要回到‘人這個落腳點。”王凱告訴記者。由他主演的兩部劇正在播出:在《清平樂》中王凱飾演宋仁宗,在《獵狐》中則是執行海外追捕任務的經偵警察。在皇帝與警察之前,這位已出道15年的80后演員在影視作品已有過多種身份:《偽裝者》中的地下黨情報人員,《歡樂頌》中的雅痞醫生,《瑯琊榜》中的耿直皇子以及《大江大河》中的知識青年等。“當演員可以體驗很多不同的人生,這挺爽的,”接受《環球時報》專訪時,王凱已復工正趕拍《大江大河2》最后的戲份。他告訴記者,能把演員這個自己從小的愛好和理想當作職業,“我很幸運”。

    在天津體驗經偵工作

    環球時報:在《獵狐》中你飾演的夏遠是一位經偵警察,與你以前塑造的警察角色相比,這個角色的最大不同是什么?

    王凱:我之前演的警察基本上都是刑警,這次在《獵狐》中是從刑警成長為經偵警察。對于經偵這個警種,我也是第一次接觸和了解。接了劇本后,我們去了天津經偵總隊體驗生活,了解他們不同的辦案方式。

    比如,刑警不知道犯罪嫌疑人是誰,要通過各種線索找出犯罪嫌疑人;經偵警察可能已經知道這個人是罪犯,但要搜集各種證據證明他就是罪犯……這是兩種不同的辦案思路,挺有意思。而且經偵警察在海外沒有執法權,必須依靠當地相關部門協助,更多時候需要發揮自身聰明才智或利用社會關系。

    環球時報:現實或犯罪題材的影視作品,是你比較青睞的類型嗎?準備以及詮釋這類作品時的最大難點在哪?

    王凱:我這個人好奇心比較重(笑),(經偵)以前沒有演過,就覺得這個題材挺有意思。說實話現在經濟詐騙無處不在,很多人都遇到過,包括我自己。拍這種戲也能給觀眾們提個醒,讓大家知道生活中如何規避這類問題。

    經偵警察十八般武藝樣樣精通,他們要懂金融、稅務知識,還有國外法律和外語等。這次的角色涉及經濟金融領域知識,我理解起來有點難度。

    “人”,是落腳點

    環球時報:《清平樂》中,你塑造的宋仁宗也引發網民討論。現代社會中的警察與歷史上的皇帝,在詮釋這種不同類型的作品時會有哪些不同?

    王凱:畢竟是兩種不同題材,是有很多不同。但不管是皇帝還是警察,歸根到底還是要回到“人”這個落腳點。回歸到生活中,警察也是普通老百姓,跟我們一樣。對夏遠這個角色我給自己的要求是,盡量說人話,按照我們平時生活中能見到的那種人物狀態來演,越放松越好,不要太一板一眼。

    宋仁宗雖然是歷史上的皇帝,但戲中更多是表現他作為“人”的種種內心狀態——他有情愛有不舍,也會吃醋。與此同時,正因為他是皇帝,個人要承擔的重量與普通老百姓又有很大區別,面對這種矛盾他如何抉擇,如何平衡內心的糾結?這是我對這個角色的理解。

    環球時報:好作品離不開好故事和好角色。在你看來,如何衡量“好故事”這個定義?你在選擇作品時,最看重的是什么?

    王凱:我這人比較簡單——我喜歡這個人物,我沒演過,我有表演欲望和創作沖動,就接了。其他方面,我沒考慮那么多。本身我就是一個燒腦迷,《獵狐》這種強情節的題材本來就很抓人,這種類型是我的菜。《清平樂》也很難得,以前漢唐以及康熙乾隆這種歷史時期的戲比較多,能全方位展示宋仁宗盛世時代的劇很少見,從這點來看意義還是挺大的。

    環球時報:很多人對你在《偽裝者》《歡樂頌》《瑯琊榜》中的“配角”形象印象深刻。對于“當配角比主角更出彩”的這類評價,你怎么看?

    王凱:可能大家對我的要求越來越高了吧(笑)。總希望我能做得再好一點,這也是一種鞭策,挺好的。無論表揚還是批評,我都可以接受,但前提是在比較公正客觀的立場上就事論事。大家提出的意見對我以后創作有幫助,何樂而不為?

    一直想演“身邊人”

    環球時報:很多人關注正在拍攝中的《大江大河2》。介紹一下目前進展及下一部作品?

    王凱:我們3月13日復工的,下一部作品我還在看。其實我一直想演一些大家能看得見摸得著的人物。這種“身邊人”大家都有參照和對比,評判會比較苛刻,也很有挑戰。

    環球時報:“演員”這個身份對你的人生意味著什么?你未來的規劃和目標是?

    王凱:演戲只是生活的一部分,只是我的職業。這個職業的特殊性在于可以體驗很多不同的人生。當演員是我的理想,能把自己的愛好作為職業是很幸運的事。所以我也會堅持下去。至于目標,我這個人不愛定什么目標,就是走好當下每一步——不好高騖遠,也不妄自菲薄,踏踏實實做好眼前的事。要對得起自己,對得起觀眾。▲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