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論審判中心主義的現實意義及面臨問題分析

    2020-04-30 06:42:45 法制博覽 2020年3期

    【內容摘要】我國在十八屆四中全會中提出了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黨的十八屆四中全會《中共中央關于全面推進依法治國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指出:“推進以審判為中心的訴訟制度改革,確保偵查、審查起訴的案件事實證據經得起法律的檢驗。”這是針對我國以偵查為中心,卷宗審理主義等執法狀況提出的決定。剛剛落幕的十九大中,北京知識產權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兼政治部主任宋魚水進一步強調:“現在我們建立了以審判為中心的審判制度,公檢法在證據揭示階段應有遞進過程。在任何階段發現問題,都會予以糾正,確保當事人的權利,確保案件公正。甚至出現冤假錯案,也要依法糾正。”

    【關 鍵 詞】審判中心;言詞審理;證據裁判

    中圖分類號:D925.2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5-4379-(2020)08-0123-02

    作 者 簡 介:張珂鑫(1995-),女,漢族,河南南陽人,北方工業大學,法學碩士研究生,研究方向:刑法學。

    一、審判中心主義的內涵

    (一)審判中心主義首先要以審判為中心,偵查審查起訴都是審判的準備階段,為審判做準備,要將偵查和審查區分開來。

    (二)要實現庭審的實質化,也就意味著要做到事實查明于法庭,證據要在庭審時再擺出來,當庭審核,要實現對抗式的審理模式,控辯雙方在法庭上要展開激烈的爭論,對定罪和量刑都要在法庭上作出決定,裁判的結果要形成于法庭,審理后休庭再宣告判決結果的做法是有悖于維護社會公平正義的初衷的。

    二、為什么要實行審判中心主義

    (一)有利于實現程序公正

    當前我國社會并沒有達到社會公平正義的理想化狀態,社會上不公平現象仍然存在,由于程序的不公正,甚至存在許多冤假錯案的情況。

    (二)有利于推進證據裁判原則

    庭審實質化意味著所有證據都應該當庭舉證質證,這也就對證據有了更高的要求,從而對證據的收集者也就是檢察院有了更高的要求,收集證據的方式必須合法,證據必須為有效證據才能拿到法庭上來。證據裁判原則要求對沒有達到法定證明標準的案件,必須宣告被告人無罪。這種環境下也就需要啟動非法證據排除來保證證據的準確性。對于非法言詞證據(采用刑訊逼供等非法手段取得的犯罪嫌疑人、被告人供述和采用暴力、威脅等非法手段取得的證人證言、被害人陳述等)和非法實物證據(書證、物證等)等都要予以排除。

    (三)有利于推進言詞審理

    控辯雙方在法庭上展開激烈的辯論,不以開庭前就已經過目的卷宗為定案依據,與卷宗審理主義不同,而以當庭展示的證據以及雙方辯護人的有效辯護為定罪量刑的依據,裁判形成于法庭。

    (四)有利于擴大辯護律師的權利

    審判中心主義之下,辯護律師不再像卷宗審理主義之下那樣,法官根本不聽取被告人辯護律師的意見,僅以檢察院之前出示的有罪證據作為定案依據,使被告人辯護律師不會再徒勞地進行無效辯護,法官要認真聽取雙方辯護人的辯護,從而當庭作出裁決。

    (五)審判中心主義的發展面臨的問題

    我們應該清楚地認識到,雖然我國現在已經認識到了以審判為中心的重要性,并積極地采取了一些措施,但目前的現狀仍然趨于庭審形式化,全案移送、證人出庭率低等現象仍然表現出我國卷宗審理主義傾向嚴重。

    1.案多人少

    在審判中心主義之下,為保證庭審的質量,保證案件審理的去行政化,我國在推行司法責任制改革當中提出了員額制的改革措施,將法官和檢察官分類定崗,擇優入額,法官對所負責的案件終身負責,獨立簽發審批文書,不用上級的層層審批,由審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負責。這就需要遴選出一批高素質的法官,在法官隊伍不斷正規化、專業化、職業化的同時,也有相當一部分人被攔在員額的門外,這就導致法官的人數大大減少,然而面臨的案件卻仍然還有很多,這就使檢察院和法院的任務量大大增加。

    2.庭前會議的缺失

    在審判之前,有起訴方式、公訴審查、庭前準備三個過程,其中尤其重要的是公訴審查和庭前準備,公訴審查主要是為了防止公訴權的濫用,解決非法證據等問題,庭前準備主要是為了解決回避、管轄、申請調查證據等問題,但我國現在的庭前準備就只是簡單的通知雙方出庭等,并沒有嚴格落實庭前會議的職能,庭前的準備工作沒有做好,也就使庭審的推進困難重重,會在庭審時面臨許多本應在開庭前就已經解決好的問題,使庭審的效率降低。

    3.證人出庭率低

    當前我國的審理模式中,證人證言一般都由公訴人宣讀,證人出庭率很低,被告人、辯護人對證人證言有異議的,往往也只是口頭發表質證意見,法庭調查只是個形式而已,這種簡單的走個過場的形式,與審判中心主義當中要求的言詞審理嚴重相悖,也就剝奪了辯方的質證權。只有證人出庭作證的情況下,控辯雙方才能與證人當庭進行溝通,進行有效的舉證質證,實現對抗式的審理模式,從而實現庭審的實質化而并非形式化。

    4.律師辯護權弱且法律援助缺失

    在法庭審理過程中,是要實現控、辯、審的三方互動,尤其是控辯雙方的公平對抗。但以我國目前的情況看來,辯方相對于控方處于完全的弱勢。主要體現在我國的律師辯護權弱以及法律援助缺失上。在2012年,我國走上了一條重新確立起全案移送的回頭路,全案移送與審判中心主義要求的無罪推定嚴重相違背,全案移送實質上也就是有罪推定,法官在開庭審理前就查閱了檢察院所提交的所有的有罪證據,在心里已經形成了被告人有罪的看法,開庭后庭審也就只是簡單走個形式,法官不愿意再聽被告人辯護人的辯護,就會使律師的辯護變為無效辯護,對被告人作出有罪的判決。在法律援助上,在刑事范圍還沒有大范圍普及,很多人不了解這個情況,而且很多辦案機關為了快速破案,對援助律師的介入持消極態度,甚至不把卷宗交給援助律師查閱,導致法律援助難以進行。

    (六)如何推進審判中心主義的發展

    1.在思想上,轉變思維模式

    雖然我國已經灌輸了多年無罪推定、證據裁判、程序公正、人權意識等有利于社會公平正義的觀點,但是當今大眾仍保持著“重打擊犯罪,輕保護人權”的態度,比較主流的觀點仍然是有罪推定,所以在執法過程中仍存在著許多刑訊逼供、暴力取證等現象,這對于實現司法公正是非常不利的,所以我們首先要讓社會大眾接受無罪推定的觀點,只有社會大眾從根本上認同了無罪推定,才會按照無罪推定的要求去實行。

    2.在審前,實行繁簡分流

    由于員額制的推進,導致檢察院和法院的工作量都大大增加,從而辦案效率也越來越低,為更好地推進審判中心主義,發揮審判中心主義的作用,應該在審前進行繁簡分流。繁簡分流的意思也就是說,一些事實清楚,案情簡單,且經法院和被告人的同意的案件的審理運用簡易程序,而對于一些重大復雜疑難案件,尤其是無期死刑一類的案件應落實庭審的實質化,不得適用簡易程序,兼用人民陪審員制度,從而實現以審判為中心,避免冤假錯案的發生。

    3.在審前與庭審的連接上,實行起訴狀一本

    起訴狀一本的方式阻斷了審前與庭審的連接,限制了法官的審理范圍,在開庭審理前,法官只能收到一紙訴狀,而不能翻看任何相關的卷宗,所有的證據審查、舉證質證都在法庭上進行,這在一定程度上促進了裁判形成于法庭,從而最終落實庭審實質化。

    4.在證據制度上,貫徹證據裁判原則,推進非法證據排除

    完善證人出庭、鑒定人出庭、警察出庭等制度。堅持證人出庭,這也就保證了被告方的質證權,使辯護律師能夠與證人進行交流,對證人發問,從而有利于貫徹言詞審理原則。

    5.在辯護制度上,完善辯護律師制度,擴大法律援助的適用

    為了使辯護律師能夠在法庭上進行有效辯護,實現控辯雙方對抗式的審理模式,法官應當認真分析控辯雙方提出的意見看法,裁判形成于法庭。實行律師值班制度,這對于擴大法律援助覆蓋面,保障人權,促進司法公正具有重要作用。擴大指定辯護的范圍,完善律師的會見權,了解涉嫌的罪名及主要犯罪事實。

    6.在審判制度上,保障審判人員依法獨立辦案

    優化庭前會議制度,使偵查審查起訴更好地服務于庭審,適用省以下地方法院檢察院人財物統一管理、領導干部插手干預重大事項記錄制度、司法人員職業保障制度等,使審判人員辦案不受案件事實以外的任何不利因素的影響。這對于保證程序公平,維護社會公平正義,推行審判中心主義具有重大意義。

    參考文獻:

    [1]陳興良.口授刑法學[M].北京:中國人民87大學出版社,2007:147-175.

    [2]周光權.刑法總論(第三版)[M].北京:中國人民大學出版社,2016:132.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