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分析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證明責任

    2020-04-30 06:42:45 法制博覽 2020年3期

    【內容摘要】近年來隨著我國經濟與社會的飛速發展,國家各項立法工作也在逐步完善,但是就案外人異議之訴制度的確立與執行情況來看,在很多細節方面的規定還需進一步調整和完善,特別是在證明責任的內容上,同時,由于在執行異議之訴的過程中,證明責任有著極為重要的作用,因此相關法學人士一定要對此給予充分重視。本文中,筆者就現階段我國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證明責任問題展開了一系列分析,以供相關人士參考。

    【關 鍵 詞】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證明責任;分析

    中圖分類號:D925.1 文獻標識碼:A 文章編號:2095-4379-(2020)08-0131-02

    作 者 簡 介:周繼偉(1986-),男,漢族,河南人,畢業于鄭州大學法學院,初級職稱,研究方向:民法執行相關法律。

    長期以來,我國在證明責任方面始終存在著種種爭議,從理論層面上來講,證明責任在“雙重含義說”以及“一元說”問題上尚未達成共識。從立法層面上來講,截止到2015年初,我國尚未針對證明責任的具體概念加以明確,同時也未就證明責任分配原則的實際內容進行統一。直至2015年我國高法公布的《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這一文件,才對一直以來存在的爭議及問題做出了相關回應,例如將證明責任與舉證責任二者概念進行整合并成為舉證證明責任。同時,文件中還對以“規范說”為基礎的證明責任規范內容給予進一步明確。但在具體案例中,還應結合不同的訴訟程序判定證明責任相關內容的適用性。

    一、關于證明責任的概述

    在我國民事訴訟過程中,證據制度是其中所需應用的重要制度,而該制度體系的中心內容則在于舉證責任問題,也就是大家所說的“民事訴訟的脊梁”。這里的舉證責任實際上就是證明責任,通常情況下可以將其細化分為兩個不同方面,一方面是指客觀上的證明責任,也就是在當事人所提供的相關證據不能完全滿足案件證明需求,致使案件陷入真偽不明的情況下,而此時應由該當事人一方承擔相應責任與后果。換句話講,當事人需要舉證行為過程中實施必要的“防御與攻擊”,而其一切行動的結果會在案件訴訟的最后部分得以顯露,所以,這一類證明責任還被定義為結果意義上的舉證責任。另一方面是指主觀上的責任,也就是當事人為避免自身在案件訴訟階段承擔事實,以事實認定不清所致使的訴訟失敗可能帶來的后果而進行的搜證行為,通過這種方式證明其中存在爭議的內容,這是一種從案件訴訟開始階段就體現在當事人收集證據的一系列過程中的舉證行為,我們將該行為成為行為上的舉證責任。另一方面,部分西方國家也對證明責任的具體含義層面進行了劃分,一層含義指的是提供證據的責任,也就是由案件的當事人方面提供案件相關證據,通過這種途徑將案件中的爭議轉移到法院陪審團方面并交其認定的責任。另一層的意思是說服責任,就是當事人在案件審判期間,對于完成交付法院陪審人員的認定事實,因為爭議未能明確,要承擔相應法律責任。

    二、證明責任的具體內容探討

    (一)證明責任的主體

    證明責任是一方當事人無法將真實情況做出足夠的證明,從而使案件無法分辨真偽,以此發生的后果,便由此當事人來予以承擔。中國已經出臺明確法律條文規定案件當事人應承擔訴訟案件中的證明責任,法院機構則無需證明該類責任。

    (二)證明責任的適用目標

    證明責任在案件訴訟過程中主要應用在事實真偽不明中,協助法官對有關問題進行評判。在此,一般把能夠使我國專項法律條文發生變更的要件稱作主要事實,內容包含我國訴訟法中構成要件內容,除此之外,也包含著實體法的構成要件事實[1]。此類事實則是證明責任的適用目標,也就是說,訴訟法構成要件事實亦屬于其適用目標。這是由于在案件訴訟過程中,一旦進入事件真偽不明的狀態,那么必然會涉及到證明責任等一系列情況,作為當事人,應對本人提出的訴訟請求,將負有無法推卸的責任。

    (三)證明責任的適用條件

    證明責任應用,應當建立在案件未能夠辨清真偽的情況時,即是訴訟的最后一個環節,在此期間,對于當事人而言,已經完成了對事實加以證明的各項方法,即便如此,法官仍然無法給予最后裁定,致使案件進展不順。這時,法官應對要件事實無法形成心證的條件下才可以對證明責任進行應用,以此進行案件裁決。

    三、證明責任在案外人異議之訴中的分配

    案件訴訟中的證明責任是以相關標準為依據而具體分配的,在案件真偽尚未明確時,把裁判不利后果的風險分配于當事人,此方法便是以法律的路徑,來先行分配證明責任的一種行為。在這種情況下必然要涉及第三人,即案外人。在我國民訴法解釋的內容中已經明確指出,如果是訴訟申請人以及案外人發起異議之訴要求,那么案外人則需就其對執行標的享有足以排除強制執行的民事權益承擔舉證責任。由此可見,我國對于異議之訴問題,無論是案外人還是申訴人發起異議之訴,其舉證責任均由案外人承擔[2]。我國法律之所以會有這方面的規定,究其緣由,體現在以下幾方面:首先,目前中國法律已經明確規定,根據誰主張即誰舉證的基本原則進行證明責任的分配,案外人是由于對法院最終裁決不夠認同,法院審理對象是案外人對執行標的,是否有具備排除法院強制執行之權利。在這里,對于案外人來說,其應承擔相關舉證行為的責任。其次,在國家相關部門進行執行標的權屬問題的時候一般都會以扣押、凍結以及查封等為依據。從物權外觀的視角方面來說,被執行一方對于我國法院相應措施下的標的物具有一定的權利。案外人在提出異議之訴之后,則為對法院執行權利行為的阻止,因此要負有相應責任。再次,從案件證明難度的視角來說,案外人異議之訴的標的為其自身是否有權請求排除對執行標的采取的強制措施,申請人并不是就執行標的的權屬關系十分明了,因此證明難度相對較大,而案外人進行舉證難度則低一些,其舉證具有一定合理性。若由申請人,抑或者執行人訴訟案件中的舉證責任,將有較大機率對當事人舉證事實形成不良的影響,與法理也不符。所以,異議之訴申請執行人無需承擔相關舉證責任。綜上所述,由訴訟案件中的案外人一方來承擔舉證責任在哪一角度來講都具有較高的合理性。

    四、案外人在異議之訴的證明

    (一)證明取得的標的物具備合法的途徑

    案外人一方獲取標的物的途徑具有一定的多元化特點,例如遺囑繼承、離婚協議、買賣合同的簽訂、擔保抵押以及物的共有等等,案外人可以對自身獲取標的物途徑的合法性進行證明,并且在案件訴訟舉證過程中占據有利地位。

    (二)已經實際支付價款

    訴訟案件中的案外人證明價款支付的法律憑證包括多種,例如銀行提供的轉賬證明、收款證明、銀行流水明細以及款項收據等數據內容。案外人通過把以上材料交付法院,這樣足以說明自己在本案中被執行財產算清了合理對價,也會撇清了法院對自己懷有的妨害執行機關的執行、與債務人惡意串通,以及損害申請執行人權益等不法行為的嫌疑。

    (三)實際占有、控制執行標的物

    案外人為充分證明對于自身實際占有、使用或控制被執行的標的物的合法性,往往是以本人所擁有的物業票據、標的物出租合同、房屋抵押協議等有效的法律依據作為憑證,執行機關的執行行為對本人的合法權益產生損害,主張排除法院的強制執行。根據上述的三類證明方法,形成案外人獲取執行標的、實際占有使用執行標的,以及對執行標的擁有切實權利的一整套的有效證據[3]。

    五、結語

    通過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能夠有效維護案外人的實體權益,同時對訴訟過程中可能存在的不當執行行為加以控制,滿足了我國公民與法院相關執行部門雙方面的發展要求,可見其在我國民事訴訟相關制度中扮演著相當重要的角色。但結合實際情況來看,還應對現有文件內容加以調整和完善,以此確保該類訴訟的政黨發展。現階段我國在案外人證明責任方面有著極為嚴格的要求,很多時候為案外人自身權益的保護增加了阻礙,因此應允許其對合法手段加以利用借此維護自身的合法權利,并且向法院提起申請,對訴訟案件中的各種財產問題加以執行。我國立法部門需結合近年來該類案件情況進行細致分析與歸納總結,逐步完善訴訟案件與其中各項程序相關的法律條文,對訴訟案件當中的證明責任劃分問題給予進一步明確,適當減輕案外人的證明責任。私法部門不可對案外人證明責任的承擔進行過分苛責,履行對案外人的釋明職責,切實承擔起保護公民合法權益的使命,維護社會的公平和正義,維護國家法律的尊嚴。

    參考文獻:

    [1]鄧和軍,羅娜.論案外人執行異議之訴的證明責任[J].海南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8,36(05):163-171.

    [2]黃盛秦.淺析執行異議之訴中的證明責任分配——兼評《民事訴訟法司法解釋》第311條[J].河北廣播電視大學學報,2018,23(04):55-61.

    [3]喬宇.論變更追加執行當事人中的異議之訴[J].山東法官培訓學院學報,2018,34(01):59-76.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