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先唐落花詩研究

    2020-04-30 06:48:05 文教資料 2020年5期

    姜媛

    摘 ? ?要: 落花是暮春時節最常見的物象,一直是詩人筆下重要的文學意象之一。落花詩以吟詠落花為主體內容,托物寄懷,發端于先秦,興起于漢魏六朝,繁榮于唐宋,鼎盛于明清。它作為一種傳統詩歌題材,承載著豐富的主題意蘊,并在一代代詩人的反復吟詠中不斷發展壯大,成為中國傳統詩歌中別具特色的一類意象。本文立足于唐代之前落花詩研究,深入挖掘落花意象之起源,分析落花意象之意蘊內涵,尋找落花在先唐時期成為意象與逐步發展成詩歌主題之發軔軌跡。正是有了先唐落花詩的發展延續,使得落花成為中國意象史上重要的詩歌意象之一。

    關鍵詞: 先唐 ? ?落花 ? ?意象 ? ?意蘊特征

    “花”,古本作“華”,《說文解字》解釋為:“榮也。”“落花”原指凋謝而自然落下的花朵,故古典詩文中“采花”“折花”“摘花”并不屬“落花”的概念,但如果在“采”“折”“摘”花過程中造成了落英繽紛、花瓣飄零的落花情狀,符合“花落”含義,同屬“落花”的研究范圍。這樣算來,落花意象出現在詩人筆下,進入人類視野,已具有悠久的歷史。當代學術界,有不少學者涉及落花詩研究,但大多集中在個案研究,或者并沒有把落花作為一個獨立主題意象研究,唐前落花詩的研究更是少之又少,都是具有局限性的。本文結合落花的審美特征及先唐落花詩作品分析,對此進行探討。值得說明的是,本文研究的落花詩包括含有“落花”兩字或以落花為內容的詩歌,其他暫不做深入分析。

    1.落花意象之淵源

    落花作為一種意象,其濫觴由來已久。《詩經》中有不少描寫花卉的詩歌,大多與女子有關,如把年輕姑娘比作花:《國風·鄭風·有女同車》中“有女同車,顏如舜華”①(238-239);用在婚戀詩歌開頭烘托氣氛:《國風·周南·桃夭》:“桃之夭夭,灼灼其華”①(15-16);有把花作為男女調笑示愛的信物:《國風·鄭風·溱洧》“維士與女,伊其相謔,贈之以勺藥”①(260-261)等。在“花”被寫入文學之初,是自然界即日所見之物象,但因情感傾入與比興的藝術塑造,各種不同的花具有情感指向與環境營構,具有審美意蘊,成為既是物象又是意象的質素。

    花比興為女子,事關婚姻與愛情,實際上是后世眾多詩歌中花與女子息息相關的源頭,嬌嫩的花易讓詩人聯想到同樣嬌嫩的女子,但盛極也易衰,再嬌艷的花也會凋謝,再美的紅顏也終究會老去,這就是“落花”會寫入文學的根源與發端。兩者同給人以憐惜、凄艷之感,先秦時期的文人們就已經注意到這點,并使兩者聯系在一起。仔細考究發現,雖《詩經》中“落”與“花”分別出現,但明顯落花二字此時并沒有結合起來出現,意象的發展與主題的演變,都需要積累。

    但《離騷》卻首次出現了草木凋零意象。文中除了著名的“香草美人”意象外,出現的“香花”“香木”也眾多,如“惟草木之零落兮,恐美人之遲暮”②(5)“既替余以蕙纕兮,又申之以攬苣”②(12)等,其中的“草木零落”“美人遲暮”等營造出大自然的衰敗之感,而眾所周知,《離騷》中的“香花香草香木”意象是作為一個象征比喻系統,闡釋詩人自身遭受疏離廢棄的不平。詩人在《離騷》中用一系列花草樹木的凋零抒發對美好人生逝去及對政治斗爭失敗的哀嘆,營造出傷感氣氛,奠定了后世落花詩感傷的情感基調。同時,《離騷》中開始有對落花的間接描寫:如《離騷》中“攬木根以結茞兮,貫薜荔之落蕊”②(11)“朝飲木蘭之墜露兮,夕餐秋菊之落英”②(10),已經出現了“落蕊”“落英”字眼。雖處“落花”意象的肇始階段,卻初具殘敗而哀艷的意象,實現了含蓄高雅的意境之美。我國詩歌史上對于花草樹木凋落之象的描寫由此開始,并逐漸豐富起來。

    “落花”一詞首次結合出現在謝朓的《往敬亭路中》:“山中芳杜綠,江南蓮葉紫。芳年不共游,淹留空若是。綠水豐漣漪,青山多繡綺。新條日向抽,落花紛已委。弱葼既青翠,輕莎方靃靡。鹥鴟沒而游,麕 ? ?騰復倚。春岸望沈沈,清流見瀰瀰。幸籍人外游,盤桓未能徙。鶩枻把瓊芳,隨山訪靈詭。榮栒每嶙峋,林堂多碕礒。”③(1457)在這首詩中明確出現了“落花”一詞,詩中“落花”與“綠水”“青山”同時出現,表達的卻是“芳年不共游,淹留空若是”,“幸籍人外游,盤桓未能徙”,思念親友,思念故土的感情。眼見之景與心中之感結合在一起,因此,此時的落花被賦予新的豐富內涵,落花意象被正式運用在詩歌中,真正進入文人視野。

    自此以后,落花在古典文學詩歌中出現的頻率一直呈增長趨勢,在歷代詩人們的反復吟詠中,逐步發展成為詩歌史中出現頻繁、影響深遠的重要意象之一,也成為內容十分豐厚的落花主題意蘊。自落花意象出現,到明清時期出現的以落花為主題的大規模唱和組詩,其實細究起來,每一時代文學思潮的些微變化,從意象的主題史窗口中可見一斑。落花是如此,詩人們正是借助對落花的觀照和對落花意象的整體品味,使得人們對于生命的認識、人生的體會與歷史的反思糅合在落花意象之中。透過落花這一窗口,對當時的詩歌藝術特征、文化意境以至于社會文化有更深層的認識。

    2.唐前落花詩的歌詠書寫

    先秦至漢魏六朝是落花意象的初步形成時期。這一時期,吟詠落花的詩歌已初具規模。但由于東漢以后,政治環境動亂,文人們的生活得不到保障,部分文人則采取避世的人生態度,遠離世俗凡塵,留意起山水自然。柔美可憐的落花意象,審美表現功能常常引人聯想,從而派生出一系列象征義、物是人非、年華易逝、閨中怨思等,恰好符合他們此時的審美心態。

    2.1落花與女子

    在中國詩歌史上,落花以鮮艷之色、飄零之姿、柔軟之態常與女子聯系在一起,這類寫法在漢魏六朝時就已興起,并且作品繁多。這類作品一個最大特征是詩人假托詩中抒情主人公的身份、語氣進行創作構思,也就是所謂的代言體詩,這在落花詩特別是與古代描寫女子相關的落花詩中占很大一部分。究其分類:第一,閨怨;中國古代女子終生困頓在一方狹小的閨房之中,在家依靠父母,出嫁順從夫婿,她們所能見到的常見景物不外乎花、草、秋千等,接觸外界有限,只好把一腔情意付諸這最富詩情畫意也與她們身境最相符的落花上。如南朝陳詩人江總的《姬人怨服散篇》:

    薄命夫婿好神仙,逆愁高飛向紫煙。金丹欲成猶百練,玉酒新熟幾千年。妾家邯鄲好輕薄,特忿仙童一丸藥。自悲行處綠苔生,何悟啼多紅粉落。莫輕小婦狎春風,羅襪也得步河宮。云車欲駕應相待,羽衣未去幸須同。不學簫史還樓上,會逐姮娥戲月中③(2597)。

    顯然,這是詩人以一位年輕婦人的口吻寫她的悲慘命運,婦人獨守空閣,對于沉迷煉丹之術的夫君怨憤卻又無可奈何,望著屋外落花,不禁悲從中來,自己從前還為鮮花在風雨中飄蕩的命運而感傷,現在的自己與落花已是同病相憐,誰又來憐惜自己呢?這是古代女子悲慘命運的一個縮影。古代女人的命運掌握在男人手中,一生只能依仗男人,花何嘗不是這樣?它們的命運掌握在自然手中,一場狂風暴雨足以讓它們煙消玉殞。二者自有相通之處,女子看見落花聯想到自己的命運,成了自然而然的事情。

    第二,相思,古代男子多外出謀生求學,加上古代交通不便,一走就是數月甚至數年,家中只留下年輕妻子獨守空房,孤獨寂寞,如蕭子范的《春望古意詩》:

    光景斜漢宮。橫梁照采虹。春情寄柳色。鳥語出梅中。氛氳門里思。逶迤水上風。落花徒入戶。何解妾床空③(1897)。

    很明顯,這是一首感物懷人,思婦思念遠行丈夫的詩。此詩由景及花,由花及人,最終年復一年的落花悄然而至,日復一日的思念卻還在繼續。類似的借落花表達相思的詩在唐前詩歌中屢見不鮮。語短情卻長,落花代表著思念之人的一腔情思,訴諸不盡,綿久悠長。

    第三,感嘆青春逝去,紅顏易老。漢樂府中一首《董嬌饒》點出其中深層內涵甚至上升到人生哲理:

    洛陽城東路,桃李生路旁。花花自相對,葉葉自相當。春風東北起,花葉正低昂。不知誰家子,提籠行采桑。纖手折其枝,花落何飄揚。請謝彼姝子:何為見損傷?高秋八九月,白露變為霜。終年會飄墮,安得久馨香?秋時自零落,春月復芬芳。何時盛年去,歡愛永相忘。吾欲竟此曲,此曲愁人腸。歸來酌美酒,挾瑟上高堂④(135)。

    這是一首以花擬女子的詩,全詩運用象征比喻的方法,由女子采桑折花引出采桑女與春花之間一場充滿諧趣的問答,進而引發感慨:青春逝去,紅顏易老。用春花和女子相對比,卻是女子青春不如春花,道出了春花永恒、青春不再、人世短暫的生命意識。

    最后,在描寫美人的詩歌中少不了落花這一意象,像何遜的《苑中見美人詩》:“羅袖風中卷。玉釵林下耀。團扇承落花。復持掩馀笑。”③(1709)后兩句為美人的動態描寫,通過用團扇接落花這一動作突出美人,使得女子的一顰一笑都鮮活生動起來了。可以說,正是落花為描寫美人注入了一道亮麗的靈魂。

    如上,從先秦到漢魏六朝,花與古代女子的命運如影隨形,緊緊纏繞,并延續到落花之上,使之逐漸成為古代命運悲慘女子的象征,并不斷豐富其內涵;古往今來,落花承載了幾多女子的傷愁。

    2.2建功立業和及時行樂

    如上所說,這一時期的政治環境動亂,文人們飽受離亂之苦,面對這短暫又多艱的一生,他們對待生命的態度大致分兩種:第一種,渴望建功立業。他們的詩歌中充滿了對功名的追求,政治理想高揚,《長歌行》中:“常恐秋節至,焜黃華葉衰。百川東到海,何時復西歸?少壯不努力,老大徒傷悲。”④(89)詩中“華”通“花”,詩人用花期比作人生,害怕花之將落也就是人到老年,碌碌無為,虛度年華,因此勉勵大家珍惜時間,在青春時期奮發圖強。放在當時的政治環境就是號召大家投身政治,及早建功立業。第二種,面對動亂的環境,部分文人更加提倡及時行樂。在面對暮春時節零亂凄美的落花時,詩人們霎時想到自己的一生多半是像這凋謝的花瓣:短暫又多艱,進而他們提倡人生苦短,及時行樂,在其詩歌中多有體現:

    雙袂齊舉鸞鳳翔,羅裙飄遙昭儀光。趨步生姿進流芳,鳴弦清歌及三陽。人生世間如電過,樂時每少苦日多。幸及良辰耀春華,齊倡獻舞趙女歌。羲和馳景逝不停,春露未晞嚴霜零。百草凋索花落英,蟋蟀吟牖寒蟬鳴。百年之命忽若傾,早知迅速秉燭行。東造扶桑游紫庭,西至昆侖戲曾城③(847)。

    這首詩中多次提到了人生苦短,及時行樂:“人生世間如電過。樂時每少苦日多”“百年之命忽若傾。早知迅速秉燭行”,由于詩人看到了凋索的百草和落花,鮮花在花枝上時是最美好的自然景物,卻不得不因為暮春時節的到來而飄落,詩人看到這一幕,聯想到自己漂泊的一生與這落英何其相像,頓時悲從中來,不勝唏噓。人生命本就如此短暫,樂少苦多,不想像落花一樣等到落去才空留遺憾,只有把握當下及以后時光,及時行樂,不負年華。這種感慨只有經歷過戰爭離亂的亂世文人們才能領悟。

    2.3思鄉念土

    不管是花也好,落花也罷,都是暮春時節最平常的景物。人在現實視野中出現這種景物時多半是在凝望,只有在漂泊無依、孤獨寂寞、思鄉念土之際詩人們才會注意到這衰敗之物,并由此吟詠:

    振衣喜初霽,褰裳對晚晴。落花猶未卷,時鳥故馀聲。春芳空悅目,游客反傷情。鄉園不可見,江水獨自清。愿得同攜手,歸望對都城③(1698)。

    這首詩前四句欲抑先揚,欲悲先喜,開頭先描寫春天一片生機之景。第五句開始陡轉悲傷,詩人看見此處盎然之景,心中更覺空虛,只因為這里再生機盎然終究不是自己的故鄉,可惜自己不能見到家鄉的春景,縱使再美好的景物也彌補不了詩人對歸鄉的渴望。

    所謂“一切景語皆情語”,流落他鄉的游子往往會產生更強烈的思鄉之情,大自然中的枯藤老樹、猿啼花落等一切蕭條景物與遠在異地的游子心境契合,產生共鳴,更會觸動他們內心深處那一縷思鄉情愁。此外,對于游子來說,最美好的事情就是能夠早日回到家鄉,事多與愿違,眼看著一年又一年,轉眼又到了暮春時節,花開花落,自己回鄉卻還遙遙無期。此時的落花在游子看來,更像是一種揭示、一種寄托。

    2.4感物傷己

    文人多情對于世間萬物的榮枯變化,他們總是敏銳于常人。落花作為暮春時節最具代表性的物象,古代文人們經常注意此意象。落花意象與傷時傷春意緒正是在這時融合起來,自六朝以后,借落花傷時傷春逐步在古代詩歌史上發展繁榮了起來。

    在中國古代文學史上,漢魏六朝是一個特殊的歷史時期,中國傳統文化的價值觀念決定了傳統文人的功利性取向,有著高漲的政治熱情,漢魏六朝卻是例外。這時部分文人的價值選擇開始變化,詩人開始注重自身價值,重視對人生、社會,乃至宇宙奧秘的探索。南朝陳詩人沈炯《謠》:

    故年花落今復新。新年一故成故人。那得長繩系白日。年年月月但如春③(2449)。

    詩篇以落花起興,由花至人,感慨花落明年還會再開,人卻是一年一年老去的自然規律,但詩人對此又無可奈何,劉禹錫《代悲白頭翁》中的“今年花落顏色改,明年花開復誰在”或多或少從中汲取了有益成分。

    值得注意的是,按照一般的思維習慣,落花都是與傷春聯系在一起的,這在文人心中已經建立起較穩定的關系了。但在魏晉時期,落花一開始與傷秋一起出現,例如:

    秋節良可悲。百華咸萎落。堂前柳隨風。疏林樹蕭索③(729)。(《詩》其一,司馬彪)

    零葉紛其交萃。落英颯以散芳。睹遷化之遒邁。悲榮枯之靡常③(924-925)。(《秋夜長》,蘇彥)

    悲九秋之為節。物凋悴而無榮。嶺頹鮮而殞綠。木傾柯而落英③(946)。(《秋夜詩》,湛方生)

    由此可見,在落花意象形成的初期,傷春、傷秋都是落花詩的重要內容,甚至傷秋比傷春更早出現。在落花初步進入文人視角時,并沒有把落花單獨與百草樹木區分出來,相比暮春時節小范圍的敗落,大家更容易注意到暮秋之際的萬物枯索,百草折落這種大范圍自然現象,顯然更具震撼力,更容易讓人產生情感共鳴,落花只是萬物枯索中的一部分。所以,在初期的落花詩中,落花常常是伴隨描寫悲秋出現的,而且與落花一同出現的往往還有落木、疏林、零葉等其他秋季代表性景物。到了文學進一步發展繁榮之后,文人已經注意到落花這種情感更趨細膩,審美更憂傷動人的物象時,這時才把落花與其他景物區分開來,使之逐漸穩定在“傷春”的范圍。

    落花意象從先秦單純的“物象”到六朝時期包含較豐富的意蘊,經歷較長的演變發展過程,甚至出現直接以落花為題的詩,如:江總的《梅花落》《梅花落二首》;徐陵的《梅花落》;蕭子范的《落花詩》;吳均的《梅花落》等,數量較多。在這一時期內大致情感趨勢是:由樂轉悲。先秦時期的婚戀嫁娶、嬉戲調笑,到此時基本穩定在“感傷”的情感基調。究其原因大概有幾點:(1)先秦時期的物象本身并不包含豐富的“意”,大多起著“以物起興”的作用,用以抒發人們最直觀的情感。(2)落花此時還未進入先民視野,難以引起情感上的共鳴。先民們日常忙于生產勞作,對于遠離生活實際的落花更是無暇關注,即使有即目所見之比興抒寫,情感也是健康明朗的,審美豐富多彩。(3)先秦之后,特別是“文化自覺”之后,人對自身認識能力的拓展使得人將自我逐漸加入審美習俗之中,文人對自我情感關注提高,再加上當時政治環境的動亂、戰爭等因素,使得落花意象進一步拓展,并趨向于感傷,確定了落花詩“悲”的情感氛圍,影響后世。總之,“落花”是由意象向主題發展的,意象上,落花承載了感時傷春之情,激發了游子思鄉念土之愁,引起了文人們或建功立業或及時行樂之感,更因與不幸女子命運驚人的相似而象征了古代女子的生命之悲;主題是落花意象積累至一定數量,意蘊趨于穩定后的質變;漸漸形成了“梅花落”“落花詩”等情感豐富、悲情凄婉的主題詩歌。六朝以來,出現較多以“梅花落”為典型的落花詩,反映了當代文人士子對落花這一意象的關注度顯著的提升,對其寄寓了更多也更豐富的情感要求。

    劉勰在《文心雕龍》中提到:“獨照之匠,窺意象而運斤;此蓋馭文之首術,謀篇之大端。”⑤(493)可以看出意象在古代詩文中的重要地位。同時,落花往往是感傷的代名詞,其美艷凄婉的意蘊,加上含蓄纏綿的情思,讓人與之共鳴,悄然撥動文人的心房。從先秦時期落花意象的雛形初現到唐宋時期的發展繁榮,這一時間段內,經過一代代詩人的苦心吟詠,落花的意象內涵不斷得到沉淀,又在穩定中繼續豐富、創新,逐步走向典型化、意象化,為后來形成落花意象群打下基礎,并影響唐宋,甚至是明清落花意象的壯大。憑借著落花,古人建立了一個龐大的意象系統,并逐漸融入小說界、戲劇界等其他領域,立意深刻,影響深遠,最終成為中國意象史中重要的一部分。

    注釋:

    ①蔣見元,程俊英.詩經注析[M].北京:中華書局,1991.

    ②[宋]洪興祖,補注.楚辭補注[M].南京:鳳凰出版社,2007.

    ③逯欽立,輯校.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M].北京:中華書局,1988.

    ④曹旭.古詩十九首與樂府詩選評[M].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2002.

    ⑤劉勰,著.范文瀾,注.文心雕龍注[M].北京:人民文學出版社:1962.

    參考文獻:

    [1]逯欽立輯校.先秦漢魏晉南北朝詩[M].北京:中華書局,1998.

    [2]王立.心靈的圖景:文學意象的主題史研究[M].上海:學林出版社,1999.

    [3]王立.中國文學主題學——母題與心態史叢論[M].鄭州:中州古籍出版社,1995.

    [4]周正悅.中國古代文學中落花意象和題材研究[D].南京:南京師范大學,2016.

    [5]黃曉丹.明清落花詩研究[D].南昌:南昌大學,2013.

    [6]高續華.古代詩文中的落花[J].文學教育,2009(04).

    [7]吳朗.吳地落花詩的地方性審美[J].宜春學院學報,2018(07).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