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Loribelle Spirovski以冥想方式建立人物與空間的聯系

    2020-04-30 06:53:17 優雅 2020年2期

    Loribelle Spirovski以冥想方式建立人物與空間的聯系

    Loribelle Spirovski對各種空間和它們如何影響并塑造置身其中者非常感興趣,特別是床下、沙發縫隙、墻角對她尤其具有吸引力。她總是試圖在畫布的一方空間中找到自己,即使是通過另一個人的肖像,或者只是存在于她想象中的某個人的肖像。Loribelle Spirovski的創作探尋著寫實與抽象之間的微妙界限。在她奪目的畫作中,充斥著肖像藝術、現代家具藝術、超現實主義和表現主義。Spirovski說每一個系列都是一個新的實驗。慢慢地,她找到了與世界連接、與外界交流的最好的視覺語言。

    Katrien De Blauwer她稱自己為“沒有相機的攝影師”

    藝術家Katrien De Blauwer對從舊報刊、舊雜志中收集到的圖像進行了二次創作。藝術家將自己所感受到的張力,通過“蒙太奇”手法進行融合創作,利用重塑來講述故事的圖像及想法,進而延伸出另一種全新的敘述方式。“我喜歡圖片的簡單直接,通過拼貼,我試圖以自己的方式講故事。我常常在這樣的創作過程中不知不覺找到素材之間新的意義和聯結。不得不說,這是一種自我治療,我由此找到自己的語言并學會聆聽。”在這組獨特的作品中,她開始用油漆和蠟筆進行實驗,這為她講述的故事增添了一層別樣的色彩。

    苑瑗動畫截幀似的水彩作品構筑起的私密世界

    厚岸草曾是在鹽堿地區自由野蠻生長的藜科植物,是女性常使用的護膚品中的原材料,最終成為工業產品鏈上的一環。苑瑗個展“厚岸草”展覽以這種植物為題,將植物和女性形象以一種意想不到的方式連接,延續了藝術家第一次個展“半入花園”中對女性身份和精神狀態等主題的探索,營造了一個女性為主體的空間。大部分油畫中的女性的面部被隱匿,留下的身體局部穿梭于曖昧不明的光線和場景中。作品突出了身體、人造靜物和環境之間拼貼式的并置,揭示當代人所處的多重現實疊置生活的實質。正如苑瑗所說:“我們看似存在于這里,但內心深處卻貌合神離。”

    Rebecca Louise Law用干花串起人們遺落的美好

    Law關于自然主義藝術的早期記憶是在劍橋郡村舍家中的閣樓上玩耍的日子,那時的她會從父母的苗圃中采摘許多鱗托花,把它們一排一排地填滿閣樓,等待曬干。盡管如此,她卻承認自己對園藝沒有任何興趣,只是不得不采用干花作為媒介,同時也在為了能夠進行3D繪畫不斷學習美術技巧。她說:“我只是希望人們花時間來注意我們被給予的東西。”另外,“我一直使用的都是銅絲,這是一種優美的材料,它會增加作品的價值,拿在手中也不會覺得尖銳。花朵還新鮮的時候人們是看不見銅絲的,但當花瓣開始褪色,這種材料便會閃耀其中。”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