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美媒:倫巴第疫情留下慘痛教訓 意大利人反思錯在哪里

    2020-04-30 12:16:22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報道 意大利倫巴第地區是歐洲疫情最嚴重國家的疫情最嚴重地區,官方新冠死亡人數超過1.3萬人,約占意大利總死亡病例的一半。在意大利準備解除西方最早也是規模最大的新冠疫情封鎖措施之際,美國《紐約時報》采訪了意大利的醫生、工會代表、市長和病毒學家,并查閱了意大利高等衛生研究院、意大利中央統計局和經濟合作與發展組織的報告,認為倫巴第地區在應對疫情時犯了可怕的錯誤,發展到不能更糟的程度。該報道于4月26日發表,摘編如下:

    居家護理鑄成大錯

    流行病學家現在認為,新冠病毒自1月初以來就在倫巴第廣泛流行,如果不是更早的話。在1月和2月治療肺炎的醫生并不了解新冠病毒,因為其癥狀與普通肺炎非常相似。

    毛里齊奧·馬爾維西是疫情嚴重的克雷莫納一個私人診所的肺病學家。他說:“在經歷一個穩定階段后,許多人的情況迅速惡化。這種臨床信息我們前所未見。”

    由于倫巴第的重癥監護室幾天后就已經滿員,許多初級保健醫生嘗試在家治療和監測病人。家庭護理醫生缺乏診療指導,獲得防護裝備也比較困難。

    這種策略被證明是致命的,許多患者被耽誤了太久才叫救護車,在家中或入院后不久就死去了。

    馬爾維西說,對家庭護理的依賴“可能是為什么意大利的死亡率如此之高的決定性因素”。這也與意大利重癥監護能力的不足有關。

    封城遲緩失去先機

    意大利報紙援引的內部文件顯示,倫巴第地區貝加莫省阿爾扎諾的醫院早在2月12日收治的幾例重癥肺炎病例很可能就是新冠肺炎。

    到3月2日,意大利高等衛生研究院建議對小城阿爾扎諾和附近的南布羅實施封鎖措施。但當局未在這些地方執行隔離建議,而是放任疫情擴散進入第二周,直到3月7日整個倫巴第地區被封鎖。

    貝加莫醫生協會負責人吉多·馬里諾尼說:“當時軍隊在那里,準備完全封鎖。如果立即封鎖,也許可以阻止這種傳染病蔓延到倫巴第其他地區。然而他們沒有這么做。”

    當意大利總理孔特被問到為什么沒有早點封鎖貝加莫省時,他辯解說,地區政府本來可以自行實施封鎖。

    游說集團阻礙停工

    倫巴第疫情最嚴重的一些城市的工會和市長現在說,意大利主要的工業游說團體——意大利工業家總聯合會——施加了巨大壓力,要求抵制封鎖和停產。因為在一個占意大利國內生產總值21%的地區,這樣做的經濟代價太大。

    2月28日,就在貝加莫疫情暴發一周、出現100多個病例之際,該省的工業家聯合會在社交媒體發起了一項以“貝加莫仍在運轉”為標簽的英語宣傳攻勢,以讓客戶放心。它強調說,貝加莫的疫情并沒有比其他地方更嚴重,感染人數是“具有誤導性的聳人聽聞”。

    倫巴第地區的工業家聯合會也響應了這一行動。

    貝加莫省達爾米內鎮金屬工人工會的詹巴蒂斯塔·莫拉利說:“這是一個巨大的錯誤。”

    野戰醫院華而不實

    也許最能說明意大利應對疫情混亂的例子是,當局在不到兩周時間里在米蘭會議中心建成的200多個床位的野戰醫院。

    這座醫院3月31日在聲勢浩大的宣傳中揭幕,是倫巴第政府2100萬歐元(1歐元約合7.696人民幣)募資的成果,旨在為該地區重癥監護病房分擔壓力。全國民防機構一開始就反對這一方案,說不可能及時為它配備呼吸機或醫護人員。該機構更傾向于在醫院外部設立更小的野戰診室。

    最終,米蘭野戰醫院幾乎沒有派上用場,只收治了幾十名患者。

    養老機構受到漠視

    在倫巴第以及整個意大利,數以百計的老人喪生,一位世衛組織官員稱之為對新冠病毒抵抗力最差人群的“大屠殺”。

    意大利檢方正在調查數十家養老院,以及地方衛生部門和地區政府采取的可能導致問題惡化的措施。檢察官特別關注的是,3月8日,地區政府決定允許康復中的新冠肺炎患者入住養老院,以騰出醫院床位,而養老院里必要的患者隔離措施由誰負責并不清楚。

    3月30日,地區下令養老院院長不要把75歲以上、有基礎疾病的患者送入醫院。對一些養老院的老人來說,這種規定相當于一張死亡保證書。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