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nav id="40y0o"><tt id="40y0o"></tt></nav>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object id="40y0o"></objec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 <menu id="40y0o"></menu>
    <input id="40y0o"></input>
    <object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objec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menu id="40y0o"><tt id="40y0o"></tt></menu>
  • <input id="40y0o"></input>
  • <input id="40y0o"><u id="40y0o"></u></input>
    <menu id="40y0o"><u id="40y0o"></u></menu>
  • <menu id="40y0o"><acronym id="40y0o"></acronym></menu>

    德國未來學家分析疫情后社會生活

    2020-04-30 17:35:00 《參考消息網》

    參考消息網4月30日報道 德國《焦點》周刊網站4月24日發表德國未來學家貝恩德·弗萊斯納題為《下一次大流行只是時間問題——新冠疫情之后我們如何生活》的文章稱,到2030年,某種危險性與新冠病毒相當的未知病毒全球大流行可能再次來襲。文章內容編譯如下:

    如果一個人說自己是未來學家,那么人們肯定會要求他預測未來。認為未來學家的工作成果主要是預測,這樣的觀點基于一種假設:未來在很大程度上已預先決定。

    但事實并非如此,未來是開放的,但并非隨機的,也不是任意的。因為未來的走向遵循因果關系,未來始終是過去的延續,這種延續性里包含著大趨勢。

    因此,未來學家更喜歡借助替代場景去接近未來,為未來提供多種可能性。未來在一定程度上被拆分為不同的變體,這些變體共同描述了確定的機會空間。我們未來學家將未來描述為開放且無法完全預測的事物,但與此同時,我們也希望給出我們所知道的未來發展方向。

    2021年:疫情中既有贏家也有輸家

    一年后我們情況如何?介于最佳和最差情形之間的基本情形是:第二波感染過后,終于可以使用有效的疫苗。在此之前的疫苗被證明存在缺陷。經濟在經歷了幾波封鎖之后只能緩慢復蘇。

    危機贏家包括推動數字化和自動化公司。輸家是找不到適應新情況的產品或服務的公司,主要包括旅游業和餐飲業。藝術領域的情況看起來也不妙。許多博物館和劇院不得不關閉。

    社會也發生了變化,我們可以觀察到明顯相互矛盾的趨勢。一方面,個別化和個體化繼續發展。另一方面,地方層面將出現新型的共同體和合作機構,人們相互之間靠得更近。

    一條新裂縫在社會中出現。在封鎖措施結束之后,媒體使用率下降,人們又外出旅游,主要在國內旅游,國內景點重新熱門起來。

    2025年:新冠危機融入人類集體記憶

    絕大多數幸存者都獲得了免疫力或已接種疫苗。新冠疫情危機終于結束,并牢牢扎根在集體記憶之中。盡管如此,關于延誤時機和錯誤的討論逐漸淡化,因為其他話題占據主導地位,尤其是氣候變化議題。氣候變化也開始重塑德國的整個自然景觀。

    干旱、大雨、農作物歉收和森林大火將成為生活的常態。人類社會在經濟上還繼續受到新冠疫情危機的影響。與此同時,全球化再次穩定下來,保護主義正在失去支持者。在新冠疫情之后,世界再次靠得更近。屆時,專門召開的透明會議將確保可以更快地獲得與衛生相關的數據。中國也是相關協議的簽署國之一。

    2030年:全球大流行可能再次來襲

    新冠危機的后果幾乎被人們遺忘,人們現在越來越多地與氣候變化作斗爭。在柏林舉行的一次氣候會議上,與會人員收到一條消息稱,發現了一種新的未知病毒,其危險性與新冠病毒相當。大流行似乎要重演。

    新冠疫情不是21世紀的最后一次而是第一次全球大流行。仍然脆弱的衛生系統這次準備得要好一些。人們再次沒有學到很多教訓,但是學到的教訓足以使消極過程不再重演。

    夫妻性生生活视频 - 视频 - 在线观看 - 影视资讯 - 爱赏网